中国天眼招不到人?一个杭州人说:招必应!

首页

2018-11-08

  这几天,关于“中国天眼(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简称FAST)”招聘,有两条消息先后在社交网站刷屏:  10万年薪招不到人;这两天收到近40份简历。

  “天眼”招人之所以引起这么大关注,不少网友认为,可能是因为“天眼”是个大家心目中高大上的尖端重点项目,却处在偏僻山区,年薪10万又很平常,反差有些大。   以前招聘招不足人这次忽然引爆了网络  “不知道为啥,这两天我们收到了将近40份简历。

”“天眼”科研人员日前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说。

他还发了几张应聘者的截图。

  这与《科技日报》10月29日一篇题为“FAST验收在即,已启动新一轮招聘,‘中国天眼’10万年薪难觅驻地科研人才”的报道有关。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FAST工程贵州人才招聘启事”10月29日在国家天文台官网上发布,计划招聘12个职位24人,2019年1月面试,待遇据规定面谈。

这些职位包括:  谱线科学研究和数据处理人员,脉冲星科学研究和数据处理,数据中心运行维护,观测助手,电气、测量、结构、通信维护、软件工程师,等等。   报道说,中科院国家天文台FAST工程副经理兼办公室主任张蜀新说,此次招聘为聘用制,工作相应年限后,表现优秀者可入编(据招聘启事,指事业编制);工资加驻地补贴,年薪10万左右。

  张蜀新说,以前公开招聘过一轮,只招到半数科研人才,与预期相去甚远。

  “来的人不多,选择面窄。

”他说,希望这一轮招聘能取得理想的效果。

  搜索国家天文台官网,有4条“FAST工程贵州人才招聘启事”,以前三次招聘启事,分别是2016年12月、2017年8月和2017年12月发布的。   为什么10万年薪招不到人?张蜀新分析,一个原因是宣传不到位。

不过这次已经引爆了网络。

  那些爱看星星的人来报名了  一个杭州人说:招必应  “天眼”科研人员发出的截图中,应聘人员写下了自己投简历的原因。   “我从小就喜欢宇宙,能探测研究宇宙或寻找外星人是我的梦想。

”想当电子工程师或观测助手的应聘者说。   “自己对科学研究有很大的热情,招聘要求也与自己的个人条件比较匹配。 ”一个好像是在国外读硕士的应聘者说。   还有一个应聘者,父母在“天眼”所在地平塘,期待回乡“能为射电望远镜作贡献”。

  “当我在西伯利亚的深山里看见流星滑过的时候就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去望见更广阔的天空。

”这位应聘者疑似在俄罗斯,他“深知科研的艰辛和寂寞”,但还是希望“能在有限的岁月里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还有人写了一首小诗:“我,喜欢夜晚一个人抬头看壮丽的星空。

我,为旅行者1号迈入星际空间/而激动不已。

我,为土星探测器卡西尼号的壮丽谢幕热泪……”  还有一个今年本科毕业的杭州人说:“如国家需要本人,招必应。 ”  “天眼”明年验收  已发现53颗脉冲星,60颗优质候选体  据招聘启事,“天眼”这次招聘,是“为了配合调试、验收及科学观测工作,保障现场合理、持续运行”。   “天眼”将于明年上半年接受国家验收,涉及工艺、设备、档案等六大项目。

一旦通过验收,将正式对外开放,全中国科学家都可共享使用。

  FAST总工程师、研究员姜鹏说,经过两年紧张调试,FAST的数项指标超过预期,截至目前已发现了53颗脉冲星、60颗优质候选体。

从调试进展来看,FAST在灵敏度、系统噪音、指向精度等关键技术指标上已经达到了国家验收标准。   姜鹏说,调试后的FAST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上最灵敏射电望远镜,它“耳聪目明”,可以帮助人类了解更遥远、更早期的宇宙。

  目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姜鹏透露,科研人员正在研发现场设备的电磁屏蔽技术,以改善FAST周边的电磁环境,提高设备的可靠性。 此外,科研人员也在设法提升FAST的全天候能力,增加有效观测时长。   下一步的观测目标,姜鹏说,FAST谱线终端调试已经完成,随时可以开展中性氢的观测。

届时,所取得的科学成果,将帮助人类理解星系的形成和演化过程,了解宇宙的历史。   工作在“天眼”窝在大窝凼与宇宙对话  生活环境枯燥安宁美丽,节奏比较慢  24个职位,这几天收到近40份简历,是个很小的数字。

  据张蜀新的分析,很多人可能会认为驻地偏僻、条件艰苦,一般情况下,科研人员驻地半个月后才能回趟家,会和家人长期分居两地,而且FAST验收后,工作不像建设期和调试期那么有挑战性,可能会比较枯燥。

  也有科研人员分析,FAST的驻地工作,在年轻人看来可能更像坐“冷板凳”,短期内也难以出大的科研成果,毕竟人各有志,很多人在大学毕业后更希望找个好工作,多赚点钱。

  张蜀新不赞同“冷板凳”之说。 他说,科研上要出成果,没有一定的沉淀是不可能的,搞科研不能急功近利。   在招聘启事中,除了“身体健康”和“英文水平良好”,也提到了这一点:“能够长期在贵州黔南州平塘县大窝凼现场工作。

”  不只是驻地偏僻,而且无线电静默。

  《贵州省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电磁波宁静区保护办法》规定,以射电望远镜台址为圆心、半径5公里的区域为核心区内,严禁设置、使用无线电台(站),严禁建设产生辐射电磁波的设施。 所以附近的通信基站都关闭了,连微波炉也没有。

  2016年11月初,贵州曾组织110多人参观采访“天眼”,他们的两天“静默体验”,集体下线,不能带任何电子设备,如手机、手表、手环、打火机、充电宝、车钥匙、电子门感应钥匙、相机、充电器……  驻在“天眼”,是不是隐居?  张蜀新说,这可能是外界的误解。   在FAST驻地工作,虽然生活节奏比较慢,也远离一切电子产品,但驻地人员并没有与外面的生活脱轨,完全可以通过台式电脑及时获取外界信息。 他说,国家天文台一直在努力为驻地人员创造一切良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

星级酒店般的住宿环境、花园式的办公场所,满目郁郁葱葱,像一个都市后花园,心会一下子安静下来。   工作片断  “星音”超级难听,但何止美啊  “感官安宁,万籁无声,美丽的宇宙太空以它的神秘和绚丽,召唤我们踏过平庸,进入它无垠的广袤……”已故的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南仁东曾如此描述在“天眼”的工作。

  国家天文台助理研究员潘之辰博士说,他对着电脑看信号图表,一天看一万多张,“这个也就是人的极限了,盯着屏幕,很使劲地看”。   研究人员用脉冲星信号映射的声音,制作出一段音乐:将两颗脉冲星的自转周期放慢了80倍,把脉冲星的信号振幅转换成声音的强度,就连里面的打击乐、鼓声都来自于脉冲星的频率。

  潘之辰第一次听到这段声音时还在上学,他期盼自己也能发现一颗脉冲星,听一听来自外太空的梦幻之音。

他终于听见了。

  “超级难听。 ”潘之辰说,“第一反应就是怎么是这样的声音,但是再往后你就想,认了,反正都是自己发现的。 ”  那是去年8月,他隔壁办公室的钱磊刷到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一条黑线渐入又淡出,一闪而过。 他赶紧给潘之辰打电话,他们又用德国的射电望远镜联合观测,最终确认这是一颗从未被发现的脉冲星,那条黑线是来自它万光年以外的声音。

  有记者问潘之辰:“美吗?”  “何止美啊,这简直就是一个有生命的东西。

”  他形容自己的工作:“其实就是某种和宇宙对话的方式,知道宇宙跟我们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