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追夫:我和孩子永远跟着你移防的脚步

首页

2018-11-20

一家三口傻傻分不清的结婚纪念日结婚纪念日应该是大多数男同胞,极为重视的,可这一天却是我调侃和考验老公的测试题。

每每问到这个,老公都会表情严肃、谨慎思考而后憨笑的说:老婆,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太多了,你想过哪个?2010年,丈夫突然来电话请我一起和他参加单位的集体婚礼,有三天的考虑和准备时间,于是,我临时请了三天假,于2010年12月11日和我的他一起走上了那神圣的红地毯。

没有准备,没有戒指,没有领证。 但是有部队的特色,有首长的关心,有战友们的祝福。

后来,2011年的5月29日我们领取了结婚证,2011年10月5日在家正式举办婚礼,至此,我们的结婚三部曲算是全部书写完毕。 现在想想,似乎我也不知道到底该过哪个结婚纪念日了。

一个军嫂半个兵军嫂这个称号,意味着骄傲和荣耀,却也意味着牺牲,意味着付出。 结了婚,我才真正明白作为军嫂的不易,小到柴米油盐,大到撑起一个家庭,一路走来,多少辛酸苦楚,只能独自往肚子里咽。

灯泡坏了,煤气没了,断电了,这些琐碎的事都要靠我自己解决。 为了减轻二老的生活负担,二十几斤的米袋一扛就是五层,十斤的菜油一手一桶,邻居都笑话我:晓琳你这么单薄的身子怎么总干这些重活,你家老公去哪了?而我就只能苦笑着默然,安慰自己就当是锻炼身体了。

结婚6年以来,我和大多数军嫂一样忍受着两地分居的煎熬。 2012年10月,怀胎十个月的我,自己挺着大肚子进了产房,医生问我:生孩子这样的大事,你老公怎么不陪你来呢,当时,我躺在手术台上默不作声,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直到孩子出生的第4天他才匆匆赶到医院,我之前心里虽然一万个埋怨,但看到他黝黑的脸庞,熟悉的笑容和抱起孩子时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 尽管生活中有孤单、有艰辛、有泪水,但我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我们之间的感情正因为有了诸多的考验而变得更加坚固。 部队移防到哪,我就追到哪记得女儿两岁多的时候,有一次带女儿在楼下玩耍,当时有一个孩子是爸爸带着玩的,女儿在边上看了有一会,小小的嘴巴里竟小声的念叨着:我也有爸爸,我爸爸回来了也会带我玩的。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我,心里充满了酸楚和愧疚,我越来越感觉到一个完整的家对于孩子来说有多么重要。 去年,我辞去长沙央企稳定安逸的工作,追随他的脚步,来到他部队的驻地,最终在2016年7月3日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眼瞅着一家人团聚的幸福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然而却在半年之后,突然得知部队移防的消息,顿时如同晴天霹雳。 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无法接受,挂断电话,一个人不知所措,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酸楚,泪水喷涌而出。

此后的一天里,我没有联系他,他也没有联系我,彼此是那样的默契。

冷静下来后,我想到了我们的种种过往,以前的生活像演电影一样一一在我眼前浮现。

我想到了他对部队、对军装的热爱,想到了部队对他的教育和培养,想到了他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的付出和努力,想到了他为了我们这家所承受的压力和委屈……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确定的答案:理解他、支持他、陪伴他。 一天后,是他先给我打来的电话,但电话接通后,他却语塞了。

这时我先开口说话了:我说张永涛,部队移防就不打算带我们娘俩了吗?想得美,想甩掉我们没那么简单,你走到哪,我和孩子就追到哪儿。 军嫂的身份时刻提醒着我,军令如山,躬逢改革强军的时代大考,对于军人的他们而言,并没有左顾右盼患得患失,而是毅然决然的做出选择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首要。

作为军嫂,即使有太多的不舍、有太多的负担,都要坚强的去应对,坚决不能给这支光荣的集体拖后腿。 人不能总为自己活着,国安家才安。 张永涛,我会用军嫂特有的坚韧和温情撑起咱们的家,你们是党和人民最坚强的后盾,而我愿做你最坚强的后盾。

(口述:陆军某旅指导员张永涛妻子屈晓林;整理:荣庆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