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饰之美——兰室长物漆器撷英

首页

2018-10-04

明麒麟纹剔红葫芦执壶高“明剔红葫芦形执壶”,高21cm,宽19cm,金属胎,壶身呈葫芦形。

雕漆中的葫芦形执壶较为稀少,笔者仅在洛杉矶郡立博物馆见到过一件明代晚期的剔黑执壶,另外故宫博物院发表过一件明晚期剔犀葫芦形执壶。

此件剔红执壶上部雕花卉纹,边缘用回纹及莲纹间隔,下部开光内雕麒麟纹,开光外雕花卉纹。 壶流及把手部位雕花卉纹及回纹,圈足部位雕两圈相对的仰覆莲纹。

此壶造型独特,花纹繁多,有些花草与传统漆器上的纹饰很不相同,弥漫着一股乡野之气,且剔刻风格犀利,未经打磨,应该是明代中晚期一件传说中的云南雕漆。

虽然现今能判别的“云雕”器物尚有一些,但大多为盘、碗、盒之类,这样的剔红执壶实属罕见。 剔犀是雕漆的一种,制作方法是用两种以上的色漆逐层堆髹,然后用刀剔刻出有规律的几何或花卉图案。 无论从考古出土还是传世的实物来看,剔犀器在宋代就已相当流行。 其外观可分朱面、黑面或紫面等,间以它色,纹饰则以香草纹、云纹、回纹、剑环纹等最为常见。 “元杨茂款朱面剔犀盒”,直径11cm,高。 盒平顶,直壁,盒内及底均髹黑漆。

盖面雕云纹,从斜刀口看,底层至顶层,有黄、黑、红、黑、黄、黑、红……色漆间隔共达十八层,制作非常精美。

尽管底足边上“杨茂造”针划款不一定可靠,但是元末明初特点明显,不失为一件珍品。 这种三种间色的剔犀器物十分罕见,国内博物馆未见有发表实物。

笔者仅在大英博物馆库房看见过一件相似的圆盒,但盒盖雕香草纹,色漆层达26层,从漆质分析,可能是日本后来仿宋元之作。 “明黑面剔犀长方盒”,盖面雕云纹十二朵,盖顶为两组相对云纹,黑面间朱漆,雕刻规整,布局端庄而大气。

这样大朵的云纹装饰在晚期的剔犀器中找不到实例,而且盖顶周边一圈八朵云纹都是盖连边设计,其年代至少可以上推至元末明初。

当然,盒子的金属搭扣应该是后配的。

相关新闻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