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欢喜艳鬼结局(图文)

首页

2018-12-06

  求公子欢喜的《艳鬼》的结  冬至至亲、好友、知交,这位公子,你祭祀的是谁故人。

黑衣的男人慢慢点燃手中折成银锭的锡箔,一如脸色般苍白的手指晕开了几许火光,细碎的银屑落满肩头。 脚下,黑羽赤眼的夜鸦雕像般静伏不动,如男人脸上空洞的表情,他一张一张地将锡纸投入火种,无限细致:亦是我的爱人。 所谓爱恨,求不得,舍不得,爱不得,恨不得。

史书上记载,那年,楚怀帝驾崩,妆妃自殉榻前。 传闻,奸臣桑陌死于荒野。 一夜,楚氏宫室突起大火,火势自冷宫而起,经久不熄,摄政王楚则昀薨。 桑陌、桑陌、桑陌……原来这就是佛祖所谓的爱恨。 则昕是我的求不得,而你,却是我的舍不得。

求不得,不过痛彻心扉,焦虑难安。 舍不得,若硬舍去,便是失魂落魄,不惜性命。

「他还没醒」妖娆神秘的女子带着一身惨绿大胆地闯进他的冥府,空华挥退了青面獠牙的鬼卒,她好整以暇地整理着腕间的珠链,描绘成青绿色的眉眼盛满诡异笑意,「我说过,他不会醒。 」缭乱,明湖中的女鬼,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幻术。 空华冷冷看进她绿得异样的眼眸里:「你想说什么」她「咯咯」娇笑,一扭腰,旋身大大咧咧地坐上空华脚下的石阶,扭成一股的麻花辫蛇一般自胸前拖曳而下:「你忘了,佛祖罚了你什么」「爱不得。

」见座上的男人猛然一震,她绕着自己的发梢,笑得幸灾乐祸,「你空华,永世爱而不得。 」因果回圈,报应不爽。

生死簿上谁是谁非历历记得清晰,从不曾错得一丝一毫。 善即赏,恶即惩,谁都逃不过天理昭昭。

楚则昀,鸠兄弑父,残暴无仁,一身罪孽罄竹难书。

那日忘川岸边,你空华魂归地府,早有佛祖降了莲座专程来等你。 「他问你,是否识得爱恨你点头说是。

」缭乱把玩着长辫的发梢认真追忆,「我躲在忘川里听得分明。

爱恨纠葛,无穷无尽,恨不起,爱不得,是为最苦。

他封了你作为楚则昀的记忆,罚你自此永世爱而不得。

日后即便又重逢又相见又起爱恨,到头来终是一无所有。 」「所以,桑陌是醒不过来了。 」她抬起头看着一直沉默的男人,一身黑衣将他的脸衬得死白,「不妨再多告诉你一些。

起初桑陌一直在奈何桥边等你,可惜,你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不记得他了,更休说什么后悔或是悲伤,他以一死来报复你,愿望却落空。 呵呵呵呵……真是个死心眼的人。

那么不甘,去偷了冥府中关于楚氏一族的记录。 又有什么用那里头记录的不过是各人的善恶而已,至于爱恨……你冥府之主尚且不识得,又哪会记载这种东西他白挨了一场剐刑。

」她转过眼看着空华不见悲喜的表情,嘴角带笑,仿佛是在说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本不是艳鬼,是我以幻术诱他杀了转世的楚则昕,这样,他永留人间,再忘不掉过往。

我等着看你们如何重逢。

」言听至此,空华蓦然挑起了眉梢,女鬼迳自笑着:「那时,他刚受了你一场千刀万剐,烧了偷来的楚史咬牙切齿。

你不知他心中到底暗藏了多少恨意,不过自我的幻术中见了你先前强吻则昕的场景,居然就将转世为乞丐的则昕开膛剖腹,生食其心。 真是好手段。 」语调一转,她却忽而面露狰狞,口气愤恨:「只是没想到原来转了世的帝王身上还会有残余的龙气,我漏算了这一点,反倒便宜了桑陌,平白无故送了他五百年的道行,否则我又何须苦等如此之久!」「他总是做一些没用的事,人家都不记得他了,他还记着欠了人家什么。

错已铸成,又能弥补多少笨蛋。 其实,他自己也明白……头几年他还会说起你,后来,我以为他已经忘了,原来也没有。

」深吸一口气,手指绕着发辫,她絮絮说着,语句杂乱。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直任由女鬼絮絮叨叨的男人突然说话了,低沉暗哑的嗓音在四面石壁的宽广大厅中回响,却又飘渺好似叹息,似乎是在说给自己一个人听,「坏得不彻底,恨得不彻底,对自己却狠得彻底。 」「他对自己越狠,才越伤得了你。

」缭乱闻言,勾着嘴角笑,低下头数腕上泛着萤光的珠粒,「爱而不得的滋味如何,我的冥主殿下」「你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空华扯开了话题反问。 「告诉你一些你应当知道的事。 」「为什么」「给你一个醒着的桑陌。

」「然后」「叫你欠我一份人情。 」「条件」空华稍稍调整了坐姿,平声问道。

她却不急着做声,自阶上缓缓站起,收了一脸笑意,一双翠绿的眼睛直直射向空华:「麒麟角。

」「狂妄!」碧青色的鬼火腾升数丈,壁上重重鬼影,十殿阎君齐齐怒喝出声。 龙爪、凤毛、麟角。

三界再稀有不过此三件事物。

上古神族如今凋零殆尽,后人屈指可数。

天帝一脉为龙,天后乃凤族之后,而麒麟后裔,当今唯有冥主空华。 好一个大胆的水鬼,孤身涉了忘川而来,竟然是来讨他额上的独角。 「你乃上古神族麒麟之后,而今世间麒麟一族唯你幸存,我要讨麒麟角,自然是要跟你来讨。 」鬼众张牙舞爪的怒像之下,她不畏不惧,只盯着不动声色的空华一人,侃侃而谈,「只是你一旦失了独角,万年修行也就去了大半,冥府之主的宝座只怕也坐不安稳了。

」「你同他之间,总是你一路稳操胜券,结局却每每是他以自损反胜过你一局。 他一日不醒,你便是一日输家,舍之不肯,爱而不得。 千年万年,永世如此。 」殿中默然无声,墙上灯盘中的鬼火烧得「劈啪」作响,唤作缭乱的小小女鬼向他嫣然一笑,目光炯炯,「如何用一个你,换一个他。

」「你倒算得清楚。 」他指间幻出一朵沾了露水的彼岸花,苍白的手指半掩在黑色衣袖之下将殷红的细长花瓣一一抚过,被黑衣衬得越发显得白的脸上细细地荡开一抹笑,嘴角微勾,狭长的眼眸中精光毕现,「我答应你。

」桑陌,我曾说过,我要压上我的所有,赌你的爱恨。 「原来这就是刑天。 」从空华手中将利刃接过,已脱了金簪形态化为匕首本形的刑天在缭乱手中隐泛寒光。

女鬼一手执刃将它举到眼前仔细观察,神兵所散发出的戾气仿佛能戳瞎了观者的双眼。

空华却背对着她,俯身坐在桑陌床边,一心一意地整理着他散落在颊边的发丝。

倾身在桑陌额上落下一吻方才起身,他从容后退一步,墨色发丝挣脱了高高的发冠飞扬而起,面向着床榻上始终不见清醒的人,高大的男人徐徐折下腰,膝头点地。